2019-12-31

【影片】湯德章歷史實境劇—2019年台南實境演出!


少了一個之後
2019-12-31


面對記憶!做個有根性與血性的台灣人!
#馬克吐溫國際影像製作 在2018年1月,演出「 #八堵車站二二八事件 」歷史行動劇後,受到極大的關注與迴響。2019年12月,我們實境演出「湯德章事件」,並於未來持續面對記憶,重現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中的歷史事件!

【友好】《末代叛亂犯》獨台會案始末口述訪談電子書全文


鄭南榕基金會
2019-12-30



《末代叛亂犯》──「獨台會案」始末口述訪談

思想有自由X獨立無罪過

揮別懲治叛亂條例的最後一役

2019-12-27

憂鬱──決死一戰的醒鐘

謙虛的太陽
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
2009-09-28


煩躁是對環境與心理應對的衝擊

人道的事
可以深入探討
其至極之處
就是回到自然

回歸自然
在現實的環境
只能用虛擬想像

虛擬的生存
於各種聲、光、色的電影與電腦遊戲裡頭
發芽

現實界的生存,越來越困難
大多數人無法面對
因為不知自己的存在為何?
既辛苦又孤獨

陷入網路的虛擬世界
反而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要素

2019-12-16

【專訪】抵抗力差「皮蛇」爬上身-陳俊峰


寶島有意思
2019-12-13


大地Note: 台灣民間習慣將帶狀疱疹稱為皮蛇,最優質的寶島聯播網,寶島新聲廣播電台的【寶島有意思】節目主持人賴靜嫻小姐,專訪本會董事長陳俊峰醫師,談「皮蛇」,專訪約23分鐘,帶領聽眾認識帶狀疱診(皮蛇)的常識。

【寶島有意思】原文:

台灣民間習慣將帶狀疱疹稱為皮蛇
古早時期的人認為

2019-11-29

天命之壯大


(上圖為楊緒東醫師所繪心靈畫作~【心靈印象(三)】
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
2010-05-12

天命能否完成,竭盡心力為之爾
達到以建立台灣國為最終之天命
過程比結果,還重要


一代一代的立基
方能達到目的

2019-11-24

我的土地,我的人民-我讀我見(6)

(photo source:Taipei Times)
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
2010-05-31


*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

法理建國,必備的國際法依據,Dalai要站得住腳,還是要受到各國的檢驗。

國際法學家委員會不是為我或為西藏工作,它不為任何政府或國家工作。它是一個由法官、律師和法律教師組成的獨立協會,50個國家3萬名律師支持。其目的在促進法治,對有系統地違反法治的情形,即發動國際法界輿論以匡正之。我高興,這個委員會僅僅基於責任感,對西藏事件展開了深入且客觀的調查。

調查期間,委員會審閱中國和西藏的每一個聲明文件,派出訓練有素的人去訪談西藏難民,如此揭發了更多可怕的事實。大部分人都不願意讀到這些極其殘酷的事實,我不想把它們寫出來,但基於為我的人民申張正義,我必須簡略敘述此公正調查所揭發的壓迫。

我的土地,我的人民-我讀我見(5)



(photo source:《我的土地,我的人民》一書,西藏外交部和中國外交部合併儀式)
/ 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
2010-05-30


*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

把年輕的Dalai綁架到北京,Tibetan失去領袖,中共就很順便的要圖博人,俯首聽話。

他們採取這些預防措施完全是一片好意,因為平時並沒有禁止路人越過石橋,他們想,如果我行經石橋時,群眾無意中想越過石橋看我,中國士兵卻強行起他們走,可能引來不幸的後果。結果卻和他們想的相反,中國人計畫綁架我的謠言立即在全城傳開來。3月9日傍晚及夜間,群眾變得越來越激動,到了早晨,拉薩的民眾不約而同地下定決心,不惜一切代價阻止我到中國軍營去。

還有一件事讓人們更加堅信,陷阱早設好要劫持我。中國全國人大會議下個月將在北京召開,中國人正在施加壓力希望我出席。我了解民眾的感受,一直想推掉邀請,還沒給中國人確切的答覆。儘管如此,他們還是在一個星期之前在北京宣佈我將出席。未經我同意就宣佈此消息已使拉薩的民眾非常憤怒,他們想當然爾認定,最近這個奇怪的邀約,只不過是要把我強行送到中國的陰謀。
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著,丁一夫譯,2010,“抗暴",《我的土地,我的人民》,台灣圖博之友會,台北,p.178。

2019-11-18

我的土地,我的人民-我讀我見(4)

(photo source:《我的土地,我的人民》一書,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抵達北京的歡迎儀式)
 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   
2010-05-28


*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

Dalai Lama不流亡,行嗎?

當時的印度總理尼赫魯,還是中共的老大,故能提供保護,中共亦不太敢吭聲,若是現在,中共坐大,印度無法收容Dalai。

1956憤怒的Tibetan要尋覓共主,作為「集體領袖」,Dalai只好挺身而出。


事情發生在1956年初默朗木節期間。一般民眾對中國人的憤怒創造一些西藏前所未有的新事物:人民自動自發地產生政治領袖。這些人並非政府官員,完全沒有官方身分,來自各行各業。我稱他們為政治領袖,並非西方的政治意識。他們反對中國人,不是因為中國人是共產主義者,和那些把世界劃分為二的政治理論亳無關聯。他們只是單純地對人民所經歷的苦難及憤怒,感同身受,而恰好他們有表達及行動的天賦,為不善言辭的人民發聲,遂成為有影響力的人。

【影片】「抗中保台」彰化選情加溫,青年齊聚抗亡國感


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
2019-11-16



我的土地,我的人民-我讀我見(3)

(photo source:《我的土地,我的人民》一書,達賴喇嘛家族合照)
 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
2010-05-27

*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

Dalai對於中共不斷地、有計劃地,進行消滅Tibet文化的工作,非常憂心,中共就是想控制Dalai轉世靈童的主導權,而借之掌握Tibet人民的信仰,進而消滅對Dalai的期待,進而把Tibet人民的希望,完全袪除。

Tibet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宗教國,由1912至1950年,中共或其他國家皆未在Tibet行使任何權力。

Taiwan 400年史中,受到外來的殖民統治,未能稍歇,好不容易日本於WWII放棄台灣澎湖的統治,狗去豬來,美國的麥帥開了大玩笑。

可是Double T(Taiwan, Tibet)共同追求民主、人權、自由的天性,堅決而有力。


1911年,中國爆發革命。在西藏的中國軍隊糧餉斷絶,釀成兵變。1912年藏人把殘餘的中國軍隊連同安班(中國代表)們統統驅逐出去。此舉使西藏成為完全獨立的國家,從1912年起直到1950年中國入侵之間,無論是中國或者其他國家都未能在西藏行使任何權利。

中國軍隊被驅逐之際,達賴喇嘛從印度返回拉薩,他發佈了一份宣言,宣佈西藏為獨立國家。宣言上蓋的是西藏人民呈交達賴喇嘛的印鑒,而非很早以前中國交給藏人的印鑑。一些古老的西藏文件以此開頭:「奉中國皇帝之命,達賴喇嘛為佛教之主……」,13世達賴喇嘛則將之改為:「奉佛陀之命……」。
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著,丁一夫譯,2010,“鄰邦中國",《我的土地,我的人民》,台灣圖博之友會,台北,p.78。

2019-11-14

我的土地,我的人民-我讀我見(2)

(photo source:《我的土地,我的人民》一書,年幼的達賴喇嘛)
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
2010-05-26

*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

國際觀的學習教育,很重要,而Dalai所學的佛法,則給他判斷是非、真假的能力。

我對西藏之外的世界很好奇,當然這些好奇心是得不到滿足的。我有一本地圖冊,我常會盯著遙遠國度的地圖,思忖那些國家裡的人是怎樣生活的,但是我不認識一個曾經去過那些國家的人。我開始對著書自學英語,因為英國是除了鄰近的國家外,唯一與我們有友好聯繫的國家。我來拉薩那年,第2次世界大戰爆發,我的經師們讀一份在印度噶倫堡出版的藏文報紙,瞭解第2次大戰的發展,然後再告訴我。戰爭結束之前,我自己也能讀那些消息了。有時候人家問我,我們關不關心英國人攀登珠穆朗瑪峰的企圖,我不記得我們關注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