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7-04

畫中有話-大愛的佛門典範林秋梧


(網路圖片)
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
2016-04-19


時值鬼月,台南開元寺最近好像在鬧鬼。先是數週前傳有法師涉嫌性侵害,最近又為了住持改選和寺產紛爭,鬧得風風雨雨。佛徒爭產,我執難滅,實在有損佛門。

談起開元寺,我不期然聯想起過去開元寺曾擁有過的幾位高僧,其中兩位尤令我心儀,一位是證峰法師林秋梧,一位是證光法師高執德。趁著開元寺風雨滿山門之際,說說兩位法師的言行來與眾僧共勉;也趁此「普照陰光」、「慶讚中元」的鬼月,發揚林秋梧破除迷信的精神,給同胞們強心醒腦。

說起林秋梧,他的一首〈贈青年僧伽〉的七言絕句,常在我的耳邊響起:「菩提一念證三千,省識時潮最上禪;體解如來無畏法,願同弱少鬥強權。」這首充滿著正義感與反抗性格的詩,充分說明了這位「革命僧」的入世精神。誠如林秋梧說過的:「菩薩行,就是以活於正信的自己為基砥,而圖謀社會人群的幸福,無有所恐怖的行為吧!…所以修菩薩行的,便是社會改革的前衛份子。他們的根本目標,在於建設地上的天堂,此土的西方…,佛所謂極樂世界,就是描寫著這個快活的社會。」為了建立快活的社會,林秋梧鼓勵僧侶「省識時潮,順應天人,鼓起四大弘願的大勇氣,站在四百萬大眾(按:這是一九二○年代的台灣人口)的前隊,把台灣島內有形無形、一切的魑魅魍魎消除盡淨的光明大路。怎能偏重來世的淨土,而忽略現實的台灣?」「佛所說法皆為大眾著想,圖謀被壓迫者的解放,不自由者的自由,苦惱者的救濟。」

2020-06-26

信仰228─不是宗教

天命(三)
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  
2009-06-01

信仰228台灣神
建立台灣國

沒有宗教的教條
只有精神啟蒙

228的犧牲與奉獻
為民主、人權、自由付出代價

走國際級精神領域的至高價值
是基督在台灣的見證

2020-06-15

【影片】少了一個之後-微光《第二集 潘木枝事件》


少了一個之後
2020-06-16


1947年至1987年發生了臺灣史上最慘痛的 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,在事件後被留下的女性遺族們(母親、妻子),頓時要面臨失去親人的悲痛、扭曲的社會形態與如何在現實生活窘境下生存,一切充滿著難題……

2020-05-05

嘉南大圳之父——八田與一傳.讀書心得(5)

photo source: 《嘉南大圳之父-八田與一傳》一書
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
2009-07-16

*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

228的陳儀與八田與一亦有接觸,1945之後中國黨在台灣的發展,台灣成為鬼島、妖島,台灣人變為「台巴子」。

1935年8月,八田與一應陳儀之聘,帶著妻子外代樹赴福建省調查水利灌溉設施的計畫。

八田與一走遍福建省的山岳地區,將完成的灌溉計畫交給陳儀。

陳儀瞠目驚視著八田與一計畫的確實性及其宏大,同時以後對八田與一的為人寄以深深的信賴。陳儀主席雖有留學日本的經驗,是親日派,但因未曾認識像八田與一這樣的大人物,對他遠大的計劃驚訝萬分。

2020-04-29

嘉南大圳之父——八田與一傳.讀書心得(4)

photo source: 《嘉南大圳之父-八田與一傳》一書
 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
2009-07-14

*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

八田不計一切代價,要完成嘉南大圳的決心,感動當時日本殖民統治的高層,而日本總督府亦能積極配合,此一亞洲最大的水利工程,當時日本國內尚無如此宏偉之利民、養民的大建設。
據1930年發行的《嘉南大圳新設事業概要》,這個事業是以國庫補助1200萬円、銀行借貸2190萬円、組合分擔金八百萬円,合計4200萬円開始的。

4200萬円說來輕鬆,在當時工人日薪不足一円的時代,這金額大約相當於現在的3000億日円以上,可是這麼龐大的費用仍不夠,所以1924年第一次追加預算,總預算變成4816餘萬円。但仍不夠,於1929年追加第二次預算,以5348萬円為總事業費。

這是由於部分工程的修改費、土地徵收費、補助費上漲,以及工程完成後需要籌措員工遣散費等,但籌措困難。

2020-04-24

嘉南大圳之父——八田與一傳.讀書心得(3)


photo source: 《嘉南大圳之父-八田與一傳》一書
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 
2009-07-13

*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

因為人道的關係,馬上把台灣人的生存,當成自己的責任,若非極大的毅力,無法完成此艱苦的工程,賣命也要完成任務,是八田與一的精神。

其全家人生命,與台灣結合為一體的意志,是要建國的台灣人必須學習的地方。

依八田與一的性格,被交代的事,絕不馬虎。他具有一旦開始工作,一定貫徹到底,直到自己滿意為止的工程師氣質。不顧危險進入未開發、瘧疾、阿米巴痢疾肆虐的地方,盡全力為調查而奔走。

2020-04-19

嘉南大圳之父——八田與一傳.讀書心得(2)

photo source: 《嘉南大圳之父-八田與一傳》一書
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
2009-07-10

*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


鄭成功一族在台灣的建設很少,主要在於「養兵屯田」、「反攻大陸」,其對於台灣移民的生活照顧不多,反而殺死不少原住民與台灣人民,其課稅之重甚於外族。

來的是中國明朝兵馬,回中國也是中國兵馬,鄭氏心中只有「祖宗明朝皇國」,在台灣的移民一代又一代受到鄭氏的剝削,並不把台灣先移民認為是「族人」,而是「逃到台灣的奴隸」。


台灣併入日本帝國的版圖已經十五年了,是一個正需要開發的小島。歐美列強正注意著日本要如何統治開發這個第一個到手的殖民地。

政府為了顯揚國威,在不許失敗的前題下,急需優秀的人才前往台灣。

選擇台灣為其出路的八田與一,於1910年7月畢業於東京帝大,8月就以台灣總督府土木部技師的身分渡越東中國海,航向距離東京二千公里的台灣。

2020-04-16

嘉南大圳之父——八田與一傳.讀書心得(1)


photo source:新眼光電視台
 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   
2009-07-09

*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

著者:
古川勝三,1944年生於日本愛媛縣宇和島市,愛媛大學教育系畢業後,開始教職生涯。1980年起三月間,受文部省派赴台灣高雄日僑學校任教。1982年出版《台灣的歷程》,1989年出版《愛台灣的日本人:八田與一的生涯》,1991年該書榮獲「日本土木學會著作獎」。歷任日本松山市旭中學、高濱中學校長。

譯者:
陳榮周,1917年生,台北縣泰山鄉人,畢業於台北州立台北工業學校〔國立台北科技大學前身〕,1950年開設建築師事務所,加入日本建築學會正會員,1960年考取美援主辦赴英、義、日研修建築技術,1972年任日本KMG台北事務所所長,1996年任《大安月刊》發行人。

前言:
日本人對工作敬業態度與工作成果負責的用心,可以在日治時代,留下來的建築看出端倪,與KMT中國黨在台灣的建設東挖西補,回扣漫天飛舞,其等公共工程的品質無法相提並論。

所謂中華文化在Formosa的建設成果,真是弊案叢生、亂七八糟,公共工程成為中國黨藏私分贓的致富方式。

2020-04-07

野菜學校籌建中

世界各地都有獨特的野菜文化,台灣當然也有,但台灣土地是那麼富饒,農耕技術是那麼的強,蔬果被改良得超美味,對食用野菜已漸漸失去興趣。當氣候逐漸改變,種植可能越來越難,將來若出現糧食問題,或遇需要野外求生的狀況,土生土長的台灣野菜就可提供很好的天然食物及營養。

兩位辦過森林小學、生態特色學校的校長欲創辦野菜學校,透過現代新式教育復興台灣野菜文化,不只傳授知識,更要教會運用,找回人與土地的連結。

贊助容易,執行難,就是這樣令人感動的人,願意投入重要但冷門的志業。募資計畫雖已結束,但資金仍未達標,想贊助仍可以的。贊助點此



吃人一口,還了一大斗!

從冬山鄉家中騎腳踏車到聖母醫院,捐出排隊買到的8個口罩,再掏出一周賣菜所得八百元(一把20元,每天收入百來塊)。看著雙腳因勞動而彎曲,83歲種菜賣菜阿媽,歡喜的離開醫院,眼淚又一直流了。

原本擔心疫情越來越嚴重的情況下,捐款意願是否會降低,但當晚(4/5)就看到捐款達千萬的新聞。4月7號的新聞標題則是「6天1.2億善款湧入」。

人說台灣是寶島,是福地。福地福人居,正是因為有這群善良,知恩圖報的人,使台灣成為2019年最適合居住國家的 top 1,能與這群善良的人同住在台灣是多麼幸福!全世界遭難時我們不會賣一片要價13元人民幣口罩(約新台幣55元)給外國,還被發現大量不合格。

要好好守護咱台灣! 


自由時報

2020-04-01

歐威爾與《1984》(一九八四)書評-我讀我見(6)


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
2018-03-12

*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


烈士會危害統治當局,如何消滅烈士、如何污名烈士、如何把烈士打成「妖怪」,KMT與CCP皆是高手。

過去的寡頭政治集團之失去權力,若不是自己神志迷惑便是他們變得軟弱。或者他們變得愚蠢和自傲,不能適應正在變的環境,便被推翻。或者他們變得寬大和懦怯,當用強力的時候,却讓起步來,他們這樣也會被推翻。換言之,他們在自知或不知中倒了下來。擬訂一套思想制度,使兩種情形能同時存在,這是黨的成就。在其他知識基礎上,黨的統治無法永久。假定一個人要統治,要維持其統治,他必須顛倒事實。因為統治的秘密是用學習過去的錯誤的力量來相信自己的萬全
歐威爾著、邱素慧譯、范國生導讀,1994,”第二部”,《一九八四 Nineteen eighty four》,桂冠,台北,p.145。

歐威爾與《1984》(一九八四)書評-我讀我見(5)


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緒東醫師
2018-03-11

*橘色粗體字為楊緒東醫師撰寫之書評


談社會公義、人民至上的黨國,卻拼命製造階級、教唆矛盾衝突,把好好的人性弄成「野獸戰場」,如此一來,統治者才會有暴力統治的藉口。

這三類人的目標是完全無法調和的。上層人的目標保持原來的目標。中層人的目標是欲取上層人而代之。下層人如果有的話,因為他們整日做苦工,恐無時間去想日常生活以外的事。他們的目標是廢除社會一切不平等,並創造一個凡人類皆平等的社會。因此整部歷史,就是一場本質相同的多次鬪爭史。在長時期內,上層人似乎把權力抓得很穩,但遲早他們總會發覺,他們若不是對自己喪失了信心或對有效地統治下層人民的能力減少。那時,上層人被中層人取而代之,在推翻上層人過程中,中層人把下層人拉到他們一邊,佯言他們正為自由和正義而戰。當中層人的目標實現時,中層人便把下層人一腳踏回至以前的奴工地位,而自己做起上層人。同時,中層人物分成兩派,這兩派開始再鬪爭。在這三種人類鬪爭中,祇有下層人未得到過勝利,即使是暫時的勝利也沒有。如果說整個歷史過程中,物質並無進展,這樣說是誇大的。即使在今天的衰落時期,普通人民在物質方面好過數世紀以前。但是沒有一次財產的進展,沒有一種改革或革命,使人類向平等稍為走進一步。從下層人的觀點看來,沒有一種歷史改變,其意義超過改朝換王。